Other articles


  1. 我的2015年终总结

    一转眼又到了写年终总结的时候。还记得去年年终我在自学 iOS 开发时候写的总结。

    一年很快过去了,我的确不再写 Java 了,但是也没有成为一名 iOS 开发,而是成为了一名产品经理。现在我还是想写代码,但是我也喜欢做产品经理自己可以掌握产品生命的感觉。

    今年上半年的关键词是“求职”。

    我在3月份的离职太过冲动,虽然想法已经酝酿很久了——但是对求职市场的认知还是不够到位;对自己的技术水平也太过于自大。现在网络上已经有 iOS 工资大跌的新闻,更有很多培训班学员和公司面试官们对 iOS 求职市场混乱的抱怨,而在今年初我找工作时,这些 iOS 求职市场趋向饱和的现象就已经初见端倪。而且我的学习也的确不够到位,耐心还是太少,做了一半的豆瓣客户端就耐不住性子非想找个工作;另外对技术类职位的求职准备不够,求职知识准备不充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我对深层次的技术知识似乎有潜意识的恐惧,不敢踏出自己在心理上的舒适圈,对新技术的特性不敢去深入探究。

    产品经理的工作,找起来更是机会少少,因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这也是进入互联网行业门槛最低的职位之一。在珠三角投了一圈简历,还是没有得到几个机会,有的公司则是太奇葩太坑。没想到自己还有机会可以进入现在这家公司,更没有想到自己一进去就负责了这么多的产品,并且完整的参与了几个产品从开始到上线的过程 …

    read more
  2. 写在我的第一个产品上线前

    ——然而这个原本计划十一上线第一期的产品,仍然没有能在十一前上线。

    这是我接手的第二个产品,因为紧迫性排在了最前面,因此成为了预计可以第一个完成的产品。然而尽管大家都努力地投入精力在这个产品中,然而由于合作方的这个产品也没有开发完成,还在不停地变动,而且我自己也缺少经验做得很不足,因此掉进了一个又一个坑。

    通过这个产品,我算是真正的体验了一把大公司的工作氛围。原本我以为 MZ 就是大公司,如今才体会到了真正的“大”公司是什么样——第一就是分工之细,每个人安守自己岗位的本分,一个功能可能需要多个团队才能完成,这样在沟通过程中就会有一些困难和磕碰,而且也多出许多时间成本;第二,对“流程”比较重视,我觉得大部分人虽然痛恨所谓的“流程”,但是在工作中更多适应了大公司的员工则会善用“流程”来维护自己。在这个项目中,我接触到了多个部门的多个团队,也走了很多冗长的流程,每天白天都在不停的开会和跑来跑去沟通,只有下班后才有时间好好写一下需求文档,在和合作方沟通过程中,由于对方也是这样的大公司,而且对方对流程更加重视,因此沟通中花费了更多的时间成本。

    我所在的团队的风格是擅长执行,在写需求等书面性的事情上面则比较偏弱。我认为这一点在这次产品的实施中也造成了比较多的磕绊。由于商务和老板对这个产品都比较看重,leader 便希望可以快速上线一版,因此在提需求时,直接都是含糊的“第一版按照另一个XX产品做就好 …

    read more
  3. 0岁产品经理(Growth Hacker)体验报告

    从我正式成为一个产品经理开始,已经有 2 个多月的时间了。这两个月过得十分充实,如果不回想一下,我还以为自己已经在这里工作很久了。感谢自己的 leader,将我放进一池水中让我自己学习游泳,一进入公司便被分配了几项产品来负责。和我做程序员时领悟到的学习方法一样——实践果然是最好的学习!

    目前我手头的产品有三个比较大型的和若干(数量 > 3,且时刻在增长)的小产品。总体来说,有涉及到移动产品,更主要的则是为了营销而做的无线产品(好拗口)。从前这个营销的产品团队最主要都在负责 SEO/SEM 以及现有的某些与无线相关的技术营销产品,但是随着市场的不断变化、技术营销手段的不断进步,未来在这条道路也会变得更加宽广。

    虽然目前我的职位叫做“产品经理”,但是从团队的架构和接手的产品来看,这个职位都更接近目前硅谷很流行的 growth hacker 职位,而我们的团队也在向着增长团队而发展。

    增长黑客,或者技术营销产品经理这个角色,表面上和互联网行业的产品经理很像,但是我也在工作中体会到了两者的不同——

    • growth hacker 比一般的产品经理更注重数据,不论是提供论据支撑还是分析现状
    • growth hacker 对人本身的执行力要求更高,抗压力更强
    • growth …
    read more
  4. Bye 2014! Hello 2015!

    2014 过去了,这一年于我来说似乎没有太大的印象。本命年对我的影响似乎不大,但是着实也不小。我不知今年究竟是幸运更多,抑或是不幸更多。但是比起 2013 年,已然是平淡安稳的一年。

    过去的这一年中,我并没有太多的关注自己的技术发展。当初选择 Java 是因为当初恰巧有这样的入行的机遇,而且 Java 又机会比较多、技术相对学过 C 的我来说比较简单。如今算是大半只脚踏入了互联网行业,但是始终工作没有我理想中的那么开心和自如。这一年半做数据项目的时间中,快乐的时间太少。我自然知道未来数据的重要性,数据工作人员的职业发展潜力会很大。但是当初做程序员,我只是希望可以做出有趣的东西,如今这份工作实在谈不上“有趣”,除了和测试妹子们以外,与人的交流也太少,我深深的感觉到自己已经快要长毛了。而且组里给我的机会太少,不知是不是因为我是女生的关系。年中时我看了一些 Android 开发的资料,最终没有下定决心转做移动客户端。最后压垮骆驼的稻草则是,一贯比较自由的公司竟然宣布施行 “996制度”。对魅族深深的失望、对珠海的落后的反感,我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不再做 Java 了,也不想再留在魅族 …

    read more
  5. 一周总结

    很晚了,我快速的总结下。

    总体来说这周并没有上一周那么专注。上一周可以随时背单词,并且中午学习德语,而且可以专注在自己的项目上很长时间,这周更容易走神,刷网页也比较多。可惜现在必须要熟悉自己的手机,不然我还是更喜欢用原来那个诺基亚的黑白机来抵制自己浪费时间。

    工作不是太忙,所以多了很多时间看b3log的代码。我还是选择去看GAE部分的代码了。b3log用的是他们自己开发的类似Spring MVC的latke框架,并且用了FreeMarker做render渲染前端。这一周我大致明白了这个程序的结构,同时通过看b3log和latke的源代码学习到了不少东西。它们的代码都很漂亮,构架并不复杂很清晰,逻辑性挺强的。通过它和自己手头目前仅有的bi项目和曾经接触过的FM web,感觉自己越来越进步了。

    所以还是要多看代码、自己多写。下面一周就不能再只是看代码了,要开始开发了。

    看了一下,如果要重新改进它的MarkDown编辑器,主要还是在排版CSS上面下功夫,如果重新写一个编辑器,可能也是用JS基于已有的开源编辑器开发,我并不是前端,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要花精力去搞这个东西。毕竟现在我后端的东西还不太扎实,还有太多要学习的。但是前端毕竟只是一个过渡性的职业,未来一定不仅仅分前后端的,我要都会才行呀,不如就慢慢学吧。买了一本《写给大家看的设计书》。

    唉,做“全栈工程师”还有太长太长的路要走,现在我只是武侠游戏中刚刚走出山村里面家门的主人公,只有生砍这个招数,想要成为武林中有名声的人物 …

    read more
  6. 毕业两年总结展望(I)之事业:我是要做程序员的姑娘!

    过往的两年里发生了很多事。由于我已经慢慢丧失了写博客的习惯,因此很多东西也慢慢的被遗忘了。但是不能被遗忘的始终是大四和刚毕业大半年对未来和自我定位的失落和迷惘。如今距离那段日子已有快两年之久,生活也随着岁月的慢慢流逝而渐渐趋于稳定——当然了,对于我来说,是如滚滚长江中央一座磐石一样的稳定,而非四季如春的山谷中花朵般的稳定。在2014新年时,我就想做一下总结,但是一直却犹豫,今天或许可以写一下这一年中的历程。

    刚刚毕业时,我怀揣着一个目前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其实也是对自己的迷茫,回到北京。当我发现我就是在发梦时,我开始渐渐清醒,想那么就做一个公关吧!毕竟大学时候我也认真的为它投入过。当时面试了几家公司的实习生,只有P公司的digital组要了我。于是我就成为了国贸那边的一枚朝九晚六的小实习生。那段时间我工作的并不投入,渐渐的也看清楚了到底PR是什么,感觉不到这份职业有实质性的创造。在帮忙运营官方微博的时候,我开始觉得“无非就是这个样”,是的,杜蕾斯的微博、肯德基的人人,做的很成功,但是似乎又没创造出什么贡献。或许是我这个人太急功近利,看不到品牌维护和提升中,这些小动作到底做了多少贡献。但是在我看来的是,PR这种东西也是有某种曲线规律的,当公司自己的策略适当、自己的发展恰好到了那个时候,PR才会发出巨大的效果;但是当公司自己的策略都不得当时,PR做的功远远抵消不了公司自己产生的反作用效果。而且我也通过这些社交网络,看了很多人丑恶的一面,包括我自己 …

    read more

links

social